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永恒苦旅【原创】

枕着岁月思考蘸着苍凉写作默默期待真诚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城春秋系列之一 《欲网》  

2012-05-09 15:57:15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推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城春秋系列之一 《欲网》

小城春秋系列之一 《欲网》 - 永恒苦旅 - 永恒苦旅【原创】

北方朔著

 二

     大早,一到袁中禾办公室,袁中禾让他进来,自己将头探出去张了一阵,小心关上门,很神秘的样子。张万潮也觉有些异样,忐忑不安道:“要不要叫黄会计过来,您给交代交代。”袁中禾很气派的递上支八十元一包的“大中华”香烟,道:“老张,我看中的就是你这人磁实,义气,不是害人之相。”张大麻子不知道他葫芦里藏什么药,连声道:“那是当然,我虽没读过多少书,朋友义气那是不含糊。袁哥,要干啥,兄弟给你打头阵。”袁中禾放下二郎腿,凑近道:“那好,咱们打伙求财,这三百万一人一半。”张大麻子早有思想准备,这回不吃惊了,不紧不慢道:“没的说,房地产搞起来,你要多少套都成。”袁中禾面色阴沉道:“不,你不用把房子盖起来,也不用卖房子,只需作作样子做做围墙打打地基哄哄上级便成。这岂不是比你劳神费力赚钱来得轻松。”   

     张大麻子心里没底,怕盘岔了,小心道:“您意思是----”袁中禾递给他一份红头大印的文件。张大麻子连连摇手,“我是大老粗,看不懂。”袁中禾阴阴一笑,“看不懂,我就讲给你懂。国家要调整投资体制,治理金融环境,取谛体外循环的资金。我这总经理干不长了。投资公司就要撤了。”他看着张大麻子目瞪口呆,笑道:“不趁此时捞一把,我将来不定到哪个清水衙门,天一变,水都没得喝。所以-----”他把手掌摊开,“这一百五十万不能溜出我二人手心。跟着我你他妈净赚上百万,天下哪找这等好事。”张大麻子终于说出担心,“那要是财政的审计的清帐----”袁中禾轻蔑一笑,“土老帽,明修栈道暗渡陈仓,现在时兴叫洗钱。这三百万哪里来,全是国家政策性资金,国债资金懂不懂,是国家撒胡椒面敷衍地方搞建设,不用还的。只要糊住财政部门审计部门,那便万事大吉。听我说,你如今用这钱建商住楼,不,不说商住楼,就说是建现代农业开发示范中心,谁知道你究竟建什么楼,究竟投入了多少?投了十万报***五十万,谁说得清楚。一百五十万做个烂尾楼,物价一天三变,你偏说花了三百万,资金这东西没个准的。这年头,饿死胆小的,撑死胆大的。将来清理资产的时候,你只要把这烂尾楼一抵债,哗,三百万,没啦。什么事没有。至于我袁某人,那些部门人员老子有法打发,哼,万一出点事,大不了也背点小小的责任,资金使用不当啦,监督使用不力啦-----嘿,顶多给个记过处分,丢不了饭碗,换个地方照样享福。怕个卵,总归是国家买单,当冤大头。”张大麻子心中疑团尽去,又惊又喜,“啊”了一声,犹似梦中醒来,没料到袁中禾竟早早埋下这锦囊妙计。他忙不迭道:“一切听您安排,我只要五十万足够,那一百万您全拿去。”袁中禾“嘘”了一声,正色道:“祸从口出,小心隔墙有耳。你若烂嘴子,咱们全玩完。”说着狠狠瞪了他一眼,轻手轻脚打开门。黄兰艳走进来,好似没看见张大麻子,顾自将一叠报表放在大班桌上,冷模冷样等着袁中禾签字。   

    张大麻子从背后看她,臀部丰满而结实,给奶白的紧身裤裹着,洋溢着性感,叫他忍不住要摸一摸,腰身柔软而笔挺,搂上去一定有劲道,低领粉色白领装恰好露出白晰的长脖儿,叫人忍不住要顺着往下看一看。这女人-----经历这么多男人,竟没病,他禁不住想入非非,要是一百五十万到手,投资公司又垮了,黄兰艳当然不是姓袁的独享,那时我他妈----    

    一声怒吼打断了他的桃花梦,只听袁中禾喝道:“只剩六十万,帐上不是还有一百五十万么,什么,老叶划了九十万给龙门山茶场搞茶叶精品加工?谁批的,好大的胆,我是一把手还是他是一把手?嗯,眼里还有没有我袁某人!”黄兰艳看了看不知所措的张万潮,冷冷道:“前些时你带着周小咪去香港招商引资,走了一个月,不是叫叶经理全面负责么,你在公司全体干部职工大会上不是说叶经理签字跟你一样么,还说谁不听他的话,你回来就处分谁。”袁中禾跌足道:“那----不是官样文章么?”黄兰艳话里有话道:“我知道你一直都是逢场作戏,可是公司里大家一向怕你如虎,你那么说,谁敢道半个不字!”袁中禾急道:“快叫叶雄中到我的办公室来,我要他一个月之内还了这笔专款,这可是办现代农业示范园的钱,挪用公款是纪委检察院都要查的。”黄兰艳还是不动声色,“你不是知道,叶雄中跟会计老赵去江浙福建考查,还没回来呢。经理,我看是你跟周小咪走了一个多月,头都转昏了。”袁中禾不理她冷嘲热讽,吩咐道:“那打叶雄中手机,就说我找他。”黄兰艳不动步子,道:“我问过龙门山茶场,这笔钱没划到他们帐上,给叶雄中直接提款,带了老赵,跟龙门山茶场的经理胡必东一起,去杭州引进转基因制茶技术了。他们学得可是真专心,连手机也关了。”“狗杂种,老滑头!”袁中禾“咔”地捏断了手中的宝珠笔。   

    黄兰艳看着袁中禾,不再说下去。袁中禾焦躁道:“不是还有六十万么,全划到张大麻子帐上去。”黄兰艳不答,盯着他道:“从清明节到现在,公司里快半年没发工资,全划走了,大伙可是要造反的。”袁中禾气急败坏,“造吧,快散伙了,谁爱造反谁造吧。这烂摊子,有人拾!哦,帐上不是有这半年的门店租金么,水电费不必交啦,全支给你做工资加补贴。”黄兰艳望望二人,慢慢道:“好,我办。”款款扭腰,很风情地走了出去。   

    张大麻子紧张道:“她不会坏事吧?”袁中禾摇手道:“文件刚到,她知道个屁。哼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,何况露水夫妻。这两年,她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,也享了福啦。”“可是您方才----”张大麻子还是担心。袁中禾头枕办公桌,斜躺在旋转椅上,点支烟道:“没事,这女人也就这点冷傲味儿叫人欣赏,唉,可惜花开花败,青春不再。”正感叹,“笃笃”有人敲门,袁中禾急忙丢掉烟蒂,掸净衣上灰尘,整好西服,方才开门。一个明媚照人的女子旁若无人进来,比之黄兰艳自是不可同日而语。这女子见屋中烟尘弥漫,皱了皱眉,径自去揭窗帘,举手投足间有股轻灵柔媚的味道。张大麻子见了这女子,心一下子吊起来,仿佛气也出不顺了,眼睛珠子只顾跟着她转。这女子的美艳清纯叫男人憋得慌,是那种男人一见便没胆跟她上床的女子。周小咪一进来,弄得两个男人呼吸短促起来。她若无其事替袁中禾清理文件用品,其实明显是探听黄兰艳进屋的动静。那女子身段窈窕,肌肤胜雪,眉目极有诱惑力,看不出是二十来岁还是三十毛边,也不知道是少妇还是少女,反正这年头二十出头的女子都说不准是不是处女。   

    见周小咪没有立即走的意思,二人便不着天不着地,扯些无关紧要的烂事。听张大麻子手机报时,袁中禾下意识地看了看腕上的劳力士表,这次香港行带回的,张大麻子分明看见周小咪腕上也金晃晃的,不用说是时下流行的情侣表了。他察言观色,知道自己多余,赶紧道:“我去看看办好没有。”袁中禾欲言又止,“老张,中午----”张大麻子接口道:“我请客,也请周主任赏光。”周小咪露出玉石也似的小白牙灿然一笑,道:“袁总常说张总豪爽,今儿我也跟着解解馋。你可别一转身说周小咪没份量。”张大麻子见她开朗无忌,大着胆子道:“放着袁总在此,借我个胆子也不敢呀,中午请赏光,千万别说有事。”袁中禾不耐烦,道:“安排档次高一点,别小手小脚,这可是请市委丘书记视察你的开发基地,等闲请不到的,他那手书法大场面亮过相,请他给你题个词,全城都长脸。吃饭么,也不到清风山庄,那地方人多眼杂。丘书记喜欢低调,又正在提市长的节骨眼儿,咱们可不能给他添乱。”张大麻子连连道:“这个我懂,就到碧水湖休闲渡假村去,那儿紧邻着咱们的农业开发基地,正好两便。”丘书记这人挺随和,国字脸,浓眉眼,目光总是深邃犀利,坐立行走有种特有的气势,见了他你便不由自主矮三分。以前常在电视上见到,现在咫尺之内,距离近了不少。一见丘书记锐利的目光扫过来,张大麻子就觉矮了一截,脸上忙挂上讨好的笑容。袁中禾作了介绍,丘德高点点头算是认识,随手挥洒,指点着眼前荒芜凋敝的抛荒地,“这地方环境不错,清山环抱,绿水绕屋,鱼米之乡,别有意境哪。你看,隔墙便是清风山庄,碧水湖度假村又在水一方,游客若是络绎不绝,农产品也有市场嘛,孔总这里来的都是五湖四海的大腕大款,也替你们免费做了广告。中禾呀,这地方是你选的呀还是他找的呀,蛮有眼光的嘛。”张万潮赶紧道:“我一个大老粗,哪有孔总大手笔。全是投资公司扶持得好。也感谢您市委书记支持。”袁中禾也谄笑道:“您整日日理万机,这点子事您忘啦,还是您亲自选的地,批的规划。没您的慧眼,哪有如此风水宝地。”丘德高很受用,探手向后掠着夹了几茎白发的油亮大背头,道:“咱们共产党人呀,就是要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。干得好,不是政绩,那是本职工作。所以,我一向不记得为大家做过什么好事,只知道按中央省委市委要求搞服务。”拍着张大麻子宽肩道:“不错不错,就是要吸引民营资本,开发本地农业旅游资源,发展无烟工业。啊,你们不能自满,要抓住机遇,迅速进入实施阶段,把项目办成全市,不,全省的农业开发示范园。”张大麻子受宠若惊,连连称是。丘德高在一行人前呼后拥下,进了清风山庄,信步在绿树清山之间闲走,对跟在身后的老板孔方白道:“咱们这清风山,据说是宋代大诗人宋祁兄弟盖过草堂读过书,出过名篇巨著的,人文资源、风景资源那是得天独厚,再加上京广高速公路马上就竣工了,交通也是优势。袁中禾也给你凑了把热闹,弄得稻香渔欢,一片田园美景。这地方的潜力无穷呀,还是你们企业家有发展眼光。”孔方白亦步亦趋道:“我们已经跟旅游局合作,请中原大学旅游学院搞了个长远规划,预计五年投资三千万,跟碧水湖渡假村联手,将碧水湖和清风山整体开发出来,建成省级名胜休闲旅游风景区,以后还要发展成为中原地区乃至国家级旅游渡假胜地,打出咱们白城的旅游品牌。”丘书记连连赞赏,“有气魄,大手笔,这才是办大事业的样子。咱们市委市政府全力扶持,嗯,那个-----中禾啊,你们投资公司可不能当看客,更不能当绊脚石,将来也可以入股嘛。”袁中禾忙接口道:“咱们目前主要扶持张万潮的现代农业开发示范园项目,等有了眉目,当然按照领导指示,筹资扶持孔总。不过,大麻子,听说你也想入股这项目。孔总,是不是有这回事?”张大麻子脸都吓白了,生恐他卡住不给钱,忙不迭分辨:“我是开玩笑开玩笑----”孔方白知道袁中禾跟丘书记的关系,赶紧道:“强强联合、互利双赢,都是时下的新鲜说法,只是眼下张大麻子有你扶持,财大气粗,怎看起我这小场面。说实话,我倒一直想跟袁总交朋友,几时,我再请丘书记大驾,带我到你们公司拜访,跟你这财神爷交交朋友。”丘书记笑道:“现在是目标一致了嘛。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,咱们一起解决难点热点问题,孔总啊,看见你们这里鱼肥虾美,我不禁动了尝鲜之念,想要做做你的食客,不过,话要说在前头,我可是要替你们作免费广告的,不会白吃你们的哟。”袁中禾插嘴道:“丘书记,不是说好,我们投资公司请您吗,孔总,麻烦开个房间,让我们向丘书记汇报一下农业示范园建设的情况。改日你再做东。”丘书记摇手道:“选日不如撞日,强龙不压地头蛇,到了孔总的地盘,要是叫你们安排,孔总不是对我们市委有意见了嘛。哦,忘了告诉你,市委分工做了调整,你们投资公司现在是陈致中书记那一块管的范围,我可不能越俎代庖,要汇报,你们还是找陈书记。我今儿是抽时间随便走走,旅游工作还是我的责任田,嗯,哈哈哈!”   

    张大麻子失声道:“那----怎么办,您要是-----”袁中禾也泄气道:“是省里新近下派的那个眼镜么,他一个文面书生,懂个啥,您可不能对咱们撒手不管。”丘德高脸色沉了沉,严肃道:“闹什么闹,这还不是组织谈话,要是你这种态度,市委关书记非好好批评不可。陈书记管这一块怎么啦,人家是上面下派的培养苗子,年轻有为,又是中原财经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市场经济那是比咱们精通得多。我告诉你袁中禾,不能翘尾巴,摆老资格,要好好向陈书记汇报你那里的工作,一点一滴都不能漏掉。这几年你们跑项目争资金是有成绩的,但是现在是项目实施的关键时期,要把资金用好,把项目搞起来,真正成为我市乃至汉水地区的现代高科技农业示范项目。不要计较是谁分管,谁分管不都是市委领导-----”一席话,张大麻子是云里雾里,袁中禾只有点头的份儿。孔方白转换话题道:“时间不早,咱们在观藕亭吃便饭。哎,袁总,你不是带了两朵金花么,我这里刚开张,莺莺燕燕还没飞来,只好请你的两朵金花代劳,陪陪领导。”丘德高摆手道:“什么金花银花,我此来是为旅游开发工作,只想赏赏你们的藕花莲香。走,到观藕亭看看。”   

    到得观藕亭,只见一派碧水,染得清风山格外秀丽,一道清亮的小河,接着容容泄泄的碧水湖,围着一大片园林,垂下的枝条直拂着涟漪,将枯未枯的莲叶密密匝匝,清香可人,几枝凌波伫立的老莲,亭亭吐香,接水一带小桥,伸向湖心,新建的小亭映着波光,两个秀色可餐的丽人明艳动人地笑吟吟迎着,还有山庄的几个负责人并城区办事处的党委书记王永民也一脸堆笑,迎进丘书记一行。孔方白笑道:“老袁,还是你主动,早伏下美人阵,给丘书记一个惊喜。”袁中禾纳闷,本来叫他们到碧水湖渡假村去的,怎地未卜先知跑到这儿来了?   

    丘德高瞟了眼两个明艳动人的女子,和蔼地打了招呼,叫秘书接了公文包,信步入席,面水而坐,舒然做了个深呼吸,笑道:“这就是你们投资公司的女士么,中禾呀,工作可要象你挑女干部那样出色呀。”说得一座都笑。黄兰艳拿起稻花香十年陈酿给丘德高倒了一杯,娇声道:“感谢丘书记夸奖,我跟小周一同敬您一杯。”周小咪给每个客人酌上,轻笑道:“丘书记赞的可是咱们的黄会计,这样,孔总是东道,我给孔总敬酒。”丘德高端起杯子道:“中禾,你还有多少女将呀,一个比一个能干。怎么,还在闷闷不乐想心事,是不是一把手呀,这点子事都放不下,怎么搞工作。一把手呀,得有精神承受力知不知道?”周小咪很随便地坐在丘德高身边,柔声道:“咱们袁总呀不会说话,惹领导生气,来,我也敬您一杯!”丘德高脸色顿时温和下来,虽然还在教训,“这么点事都担不起,这么点压力都扛不住,怎么干工作?”却还是嘴到杯干,跟周小咪喝了个满杯。(待续)注:有意改编成影视剧者请与作者湖北省安陆市文联北方朔联系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3)| 评论(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