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永恒苦旅【原创】

枕着岁月思考蘸着苍凉写作默默期待真诚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晓松用文字谈论未来  

2012-06-07 10:15:47|  分类: 热议杂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高晓松用文字谈论未来

高晓松用文字谈论未来 - 永恒苦旅 - 永恒苦旅【原创】

       “我年轻时候喜欢说如来,就是如同要来,还没来,但终归会来。如丧,就是如同要丧,但还未丧,终归会丧。” 

        知名音乐人高晓松继《写在墙上的脸》,时隔12年推出第二部个人文集《如丧——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》。27岁时,高晓松将自己的音乐创作结集成专辑《青春无悔》;36岁时,高晓松回忆自己的1990年,名之《如丧青春》。而今43岁的高晓松,作为多艺术领域的创作人,《如丧——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》可能更包含生命领域的一些经验。  

       《如丧——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》分为四大部分,第一部分小说展现了高晓松、老狼、郑钧等一代人的文艺青春;在第二部分中,高晓松收录了自己多年来创作的电影剧本的原型故事,全部来自未公开过的作品和脚本;而在第三部分随笔、散文部分,则记录了成长、变老等感慨和生活点滴感悟;第四部分则收录了高晓松从看守所出来后袒露心声的两篇笔答专访。此外,随书还附赠了高晓松《青春无悔》之后创作的歌词作品29首。

        除此之外,该书中最引人关注的是高晓松因酒驾羁押在看守所时的创作——《写给1988年暑假的高晓松》。回顾那一段时光,高晓松显得感慨万分:“那段时间让我看到人生的另一面,更给了我很长时间发呆的机会。其实这本书去年2月份就跟出版社签约了,我出来以后有大量出版社找我,但我说已经签过了,于是把我新写的作品加进去,现在看来,大家都觉得那部分是写得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    高晓松还透露在狱中他翻译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的新作《昔年种柳》,“相当于手把手学习了一下大师写作,字斟句酌,想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意义在哪里、节奏在哪里。翻完之后巨大开窍。”翻译完了离出狱还有三个月,在再翻译一本和自己写作之间,他选择了后者:“我觉得我学会了一点东西,不是赋比兴,不是节奏感,我觉得比我以前草根状态写的东西好很多。”狱中他感受到内心的很多召唤,并形成文字。“创作者要是心里没召唤,就什么都不是。市场召唤的是欲望,是格式化的东西,是匠人。在去年我感受好多召唤,我听见雨在很远的地方下,我看不见,只能透过一个小孔看到两米外的墙。但能感到,我心里的东西还在,只是可能原来被背景噪声和城市灰尘掩埋。”高晓松如是说。

        《写给1988年暑假的高晓松》的结尾,高晓松出狱,站在监狱门口,他动情地对19岁的那个自己说:“你回来吧,我不喜欢没有你的北京。”

        高晓松在看守所里共184天,周围接触到的是以前没怎么接触过的人,生活好像回到了粗糙的原始状态。每天就是翻看《大英百科全书》,翻译马尔克斯的小说。可以说,马尔克斯对高晓松的文风的改变起了很大作用,身处那种环境里,学习不再是简单的学习,伴随着的还有很强烈的情感冲击,让他不吐不快,于是就写了那篇《写给1988年暑假的高晓松》。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,是因为我们年轻时谈的未来其实不是真正的未来,那应该叫作梦想或者欲望。牢狱生活让他有了反思的时间,在监狱里回忆是完全不同的。因为他发现,只有在监狱里,回忆才是纯粹而真实的。   

        有人说,一个高晓松,活在歌曲里,风花雪月,白衣飘飘,怎一个愁字了得;一个高晓松,活在现实中,至情至性,目空一切,又怎一个狂字了得。而在新文集《如丧——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》中,你或许可以看见又一个高晓松,活在小说般的青春故事里,只是他说:“很多人说这是自传,我不承认,因为不信任记忆。”  永恒苦旅

永恒苦旅(原创)更多精采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9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