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永恒苦旅【原创】

枕着岁月思考蘸着苍凉写作默默期待真诚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上你,也许只是太寂寞   

2014-12-21 12:15:57|  分类: 守候承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爱上你,也许只是太寂寞

爱上你,也许只是太寂寞 - 永恒苦旅 - 永恒苦旅【原创】
 
    认识薛勇皆因闺密尼尼。尼尼是个没有爱情就不能活的小女人,除了喜欢化妆打扮,就是喜欢跟我讨论爱情。我说这有什么好说的,由浓转淡,渐渐厌倦,甜蜜总是有尽时啊。

  我们常常看不清自己,看别人却分外清楚。尼尼是个知道要什么的女人,目标总是精准。但有时候也有例外。她对我表哥动过心我知道,自从偶然见过我表哥后,便念念不忘。仅凭一副皮囊就喜欢一个人,可能就是真的喜欢了。后来得知我表哥是个多金男,她倒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说有钱男人肯定不是单身吧?所以,当我告诉她表哥的孩子都能去打酱油时,我是极不忍心的。

  尼尼居然为此消停了一段日子,才重整旗鼓再战江湖。

  我对表哥提起此事。三十好几了还能得到暗恋的待遇,人家尼尼还是美女,表哥听后美滋滋的,满口答应从朋友中帮尼尼物色一个。想想又豪气地说,要不让她自己来找吧。我于是陪着尼尼赴了几回那帮老男人的饭局,端个茶啊倒个水啊啥的。

  一来二去,尼尼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,那人就是薛勇。我暗暗向表哥打探,薛勇单身,36了,以前在德企任高管,后来辞职开了公司,说这样自由,赚钱多少倒在其次,有点有钱任性的味道。尼尼很喜欢。我跟表哥当然热情爆发,誓将二人撮合到一起。再出去玩时,就明里暗里将二人凑到一起。

  有一次,不知谁心血来潮说要去游泳,去水库游怎么样?真有点野啊,可能我太喜欢游泳了,举双手赞成。于是男男女女带小孩一大堆人往水库去,连泳衣泳裤也是在路边小摊上凑合着买的。

  尼尼曼妙的身材一出现,吸引了不少目光。我顾不得开尼尼的玩笑,尤其看到她磨磨蹭蹭好像在等薛勇,我就跳下了水。水库毕竟不比游泳池,太大!游着游着我就体力跟不上了,往前看离岸一大截,往后看也是一大截,真有绝望之感。就在这时,有人朝我游过来,抓住我的手。说逞能了吧?我扭头一看,是薛勇。

  薛勇带着我游回岸边,尼尼的脸色就有点不对劲了。

  我对薛勇没感觉,这是尼尼所不了解的,但我懒得解释。

  可是,有时候,“不喜欢”不是结束,它只是一段关系中的一个驿站而已。怎么说来着?女人很容易对一个喜欢自己的男人产生好感,为什么?谁不喜欢一个有品位的人呢?

  那天超无聊,事实上,很久以来我心里都被那种巨大的无聊占据着。

  我曾经很爱过一个人。H是我初中和高中的同学,大学也跟我同校,大二时才鼓足勇气向我表白。而我初中起就在等他表白。然后,以为这样就是一辈子了。

  然后,毕了业,上了几年班,直到意外撞见他在办公室跟女同事……后来知道他们保持那种关系已整整两年!

  我上演了一出疯狂的分手戏码:去他公司,祥林嫂一般对他的同事们诉说我看到了什么,他表情崩溃,我嘿嘿笑,说我这样做是不是很显诚意?后来他们双双辞职,我像一个正在用力拔河的人,对方一下子松了手,我,扑倒在地。

  和H结束后,我对爸妈发表了独立宣言。在他们的资助下,我按揭了一套小房子,买了辆小车子,周末就当背包族,一周去一个地方,城市或大或小,旅途自由而孤单。与时下男女一样,我也刷微博刷微信,内容详尽衣食住行,拥有大批宅男粉丝,我被想象成阳光快乐的运动女神。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的笔下春暖花开,心里却沙漠一片。

  那天我在咖啡馆等尼尼,却等来了薛勇的电话,我下意识地放了尼尼的鸽子,心里有几丝异样的快意。当我轻轻搅着咖啡的时候,薛勇跟我说有机会去我那里吧,可以喝到我亲手煮的咖啡。我说现在不就有机会么?他半天没说出话来,我竟然上前拉了他的手,说走啊……

  心里空空荡荡的时候,有两种可能,一是一般人进不来,二是很容易放人进来。

  跟薛勇有了那晚以后,我一下子醒过来,对自己的荒唐行为后悔不已,刻意与他疏远了,甚至连尼尼也不主动联系了。

  可是生活在继续,就总会有故事,就会有更多的人丰富你的人生。我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。

  李松是我所在弓箭俱乐部里的会员,我对他其实不太熟悉。那次好些会员一起去外地参赛,赛后他硬拉着我离开大部队,租了辆车子去了海边,说有话要跟我说。

  他表白说,他第一次见我穿着大红马甲拉弓射箭时,就觉得我帅得不行,帅得就像《亚瑟王》里那个女主角。我不置可否的歪头看着他,也许有些慵懒撩拨,然后他就疯狂地强吻了我,我先是挣扎,却被他狠狠匝着动弹不得。

  身体的靠近让李松找到了自信,他说他爱我,还问我,会不会嫁他?我有些木木的,感觉自己像个悬在空中的人,渴望有人将我抱下来。

  那段日子,李松“我爱你”整天说得山响,我还是不置可否。越急于求成的男人心里越有鬼。我也想到了H,他也曾说爱我说得铺天盖地。

  有一天,我偶然听到李松电话里说要去某餐厅,心血来潮想一探究竟。我在落地玻璃窗外看到坐他对面的是一清纯水嫩的姑娘。当我出现时,意料之中迎接我的是他们的满脸惊愕。女孩问我,你是他老婆么?我点头,是啊是啊,我家这位就是喜欢找清纯妹纸当情人。女孩马上石化了。

  李松扭着我往外走,很像电视剧里常见的男主角扭着原配离开,不过他不像男主角那样生气,相反他很高兴。说我就知道你爱我。我说那你是不是真心爱我呢?你只是担心鸡飞蛋打吧,所以早早找好下家,两头都不误,你可真会做买卖。被我揭穿,他红了脸,我说如果以前我有点喜欢你的话,那现在我要跟你说拜拜了。

  离开李松,我醍醐灌顶般苏醒过来,很奇怪满脑子都是薛勇。人有时是需要比较的。

  我打电话给薛勇,说我想你了。他一改往日温情,破天荒说他在忙,我嘿嘿笑,说你忙啥呢?他冷冷地说在开会,便掐掉了。

  可是晚上竟拉起肚子,我再次电话他。他倒是马上来了,脸却拉得好长呀,我逗他,说我没欠你钱吧?他说少废话,马上去医院。在医院输完液,他送我回家,安排好一切,说了一句“你歇着吧,我还有事”就走了。

  原来已经物是人非。一打听,有人说他跟尼尼好上了。打电话问尼尼,尼尼笑着,承认了。

  防火防盗防闺密,初一十五轮流做,一点不假。

  周末,我照例当起背包族,这回我选的是杭州。“西湖美景三月天,春雨如酒柳如烟”,我在微博留下这两句便出发了。

  到杭州当夜,大雨瓢泼而下,我忽然很害怕,想起前尘旧事,更是悲从中来。

  接到薛勇电话时,我有一刹那的惊喜,我听到电话里的雨声,问他在哪里,他说刚到杭州,我说你来这里做什么,他说还不是为了你,告诉我你在哪里?

  当他再给我电话,说他快到了的时候,我从床上一跃而起,不是去迎接他,而是有一种想逃开的欲望。也许只有事情来到眼前,我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点都不爱他,自己只是太寂寞太寂寞,人一寂寞,就会不自觉地编出一些戏份来哄自己开心。

  我到底没有见他,哪怕我们已近在咫尺。

  后来,尼尼告诉我他们分手了,可能从来都没有真正开始过。我听后眼前都是那天他朝我游过来的样子,让我抓住他的手,带着我往岸边游的时候,我看了看天空,天很蓝,有好多好多的白云。也许,那就是属于我们的最美的时光了。

  我终于明白,自己其实比尼尼更渴望爱情,渴望最美的时光多一刻停留在青春里,多一刻让年轻的容颜恣意绽放的光阴。但是,事实上没有什么可以永久停留。我想,也许自己应该放开眼前的一切,跟随命运的律动去寻求一份真实的生活。文/海中鱼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15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